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骑行之歌2015 | 西藏行之穿越丙察察

admin 2015-8-15 00:00 15人围观 骑行

5月15号凌晨,风雨大作,豪雨磅礴,电闪雷鸣,撕天裂地,似乎在为武汉东湖群骑友的西藏之旅大壮行色。下午6:30分,群主萍萍、线路策划及领队草原牧人(夏大哥)、闯王、琴飞扬、山风子(老汪)、随行等六人登上了开往昆明的K109次列车。

图片
列车一路西行,途经贵州镇远,从车窗向外看过去,城市依山而建,就像天宇之下一幅巨大、宏伟之山体建筑的神来图画,悬挂在天地之间。至今我还在怀疑那是真的、还是假的?是现实、还是幻觉?异样的感觉,十分的奇妙、迷幻!


行程过半,列车晚点两个多小时,我们都担心能否赶上16号晚10:37分昆明到大理的列车。好在后来列车风雨兼程,渐渐赶了上来,让我们仅提前一刻钟换车,真是有惊无险。


17号上午我们抵达大理,抽出一个小时去逛一下景区,登上一处书写着“风花雪夜”的高高阁楼,瞭望沉静的苍山洱海,搜寻着踏遍苍山的青年和五朵金花的遗迹。遥想当年他们为建设社会主义,铁锤、钢钎,辛劳不止,而今国家的综合实力已跃居世界前三甲,抚今追昔,感慨万千!

17号下午1:30分,我们改乘到福贡的大巴一路北上,在车上看到一处叫老虎跳的景区,非常壮观,很可惜没来得及留下任何影像。有同伴说后面会有更好的风景,但我一直认为老虎跳是独特的,不容错过的。我们不该到福贡、而是应该到六库就开始骑行,那样就不会留下遗憾和痛惜!

图片

18号上午我们由福贡冒雨向贡山骑行,拉开了穿越丙察察的序幕。19号抵达怒江第一湾和丙中洛,再沿怒江北上进入西藏的察瓦龙。一路上悬崖、峭壁、乱石、粉尘,极其难行。最难得一天只推行了19公里,艰难程度可想而知。

图片

从察瓦龙到察隅一百多公里大半是上坡,要翻越三座四千五百米以上的雪山垭口。当翻过第一个四千六百米的垭口到达目若村时,不见了山风子(老汪),他因为贪恋景色、要拍一组丙察察专辑,不慎掉队了。萍萍、草原牧人想找辆村里的摩托或皮卡,可当地人以天晚、路险、风雪为由婉拒。大家一夜无眠,什么危险的结果都想到了!还是萍萍理智,她说老汪三次进藏,经验丰富,不会盲目赶路的,一定会找个工棚歇下来。(丙察察今年七月开始全面修路,数千人的修路大军分八个标段已经逐步展开,预计两年完工。)


第二天大早,草原牧人约了一辆摩托,往回翻过16公里外的垭口寻找老汪,当他看到在路边歇息的老汪时,大喜过望,情不自禁地大喊“老汪”!老汪循声而望,却毫无反应,他似乎在怀疑什么、或是不相信自己的感觉。当他反应过来后,动情地说:“老夏,没想到你来接我”一句简单的话,包含着骑友之间患难与共的兄弟情深。

图片
过了察瓦龙,逐渐远离怒江,进入到一条蓝色的溪流和原始森林。石头、树干长满了类似苔藓的藻类,树上挂着随风飘动的松萝,数不清的千年古树,灵动秀丽、蜿蜒奔腾的隆隆溪流,林中悠闲踱步的牦牛,鸣叫歌唱的飞鸟,挺立的松柏、崖壁飞瀑,高耸的雪山、蓝天白云,组成了一幅雪域高原原始生态的美丽图画。我们忘掉了多天以来的艰辛和困顿,忘情穿行于奇妙梦幻的图画之中!

图片
经过梦扎村、锯木厂、目若村、嘎远乡,我们终于在5.27号到达察隅。一路不断地爬坡、攀升、翻雪山、过垭口。高原之上,空气稀薄,四肢无力,我们不断的坚持,克服重重困难,经受了严苛的考验,成功实现了穿越丙察察的目标,结束了西藏之旅第一阶段的艰难行程。


生查子——西行序

霹雳裂天地,夜深风雨疾。

志在行滇藏,何能阻我西?

过昆明,歇大理,贡山普拉底。

然乌察瓦龙,雪峰拉云旗。


高原

云贵高原向东飞,苍山暮云红日垂。

心切总嫌游龙慢,唤取天神来助推。


洱海

江城春色何处去?一路追风到昆明。

大理佳话流芳远,蝴蝶泉边两倾心。

踏遍苍山今何在?五朵金花传美名。



图片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我有话说......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|天天打卡
电话咨询: 13799319901
关注微信